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当前位置:

阿里巴巴香港上市又现转机

2019/08/15 来源: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导读

,市场即便同意做出规则修订,但上市申请人也需要是代表新经济的创新型公司,并且获得这种权利的必须是创始人或创始团队,创始人也必须是股东并持有一

  ,市场即便同意做出规则修订,但上市申请人也需要是代表新经济的创新型公司,并且获得这种权利的必须是创始人或创始团队,创始人也必须是股东并持有一定股权。

  尽管阿里巴巴一再重申可能不在香港上市,甚至衍生出伦敦也加入阿里巴巴上市争夺战,但外界对于阿里巴巴赴香港上市的猜测却从未断过。香港交易所行政总裁撰文表示,如果错过整整一代创新型科技公司是关乎香港的公众利益的,并向公众解释为何创新型公司的公司治理机制上不同,他认为公众股东利益与创新型科技公司控制权可以调和,有市场人士认为,李小加此举疑似在呼吁香港市场考虑为阿里巴巴放行。

  在李小加撰写的文章中,依旧只字未提阿里巴巴的名字,他指出, 对于香港而言,丢掉一两家上市公司可能不是什么大事,但丢掉整整一代创新型科技公司就是一件大事,而未经认真论证和咨询就错过了这一代新经济公司更是一大遗憾,这个问题关乎香港的公众利益,并且已经迫在眉睫,不容逃避。

  李小加指出,创新型公司的成功关键是靠创始人独特的梦想和远见,但这些公司在创业阶段都需要向天使投资人、创投、私募基金等来融资实现自己的梦想,使得他们在公司中的股权不断被稀释,一旦公司上市,创始人的股权将会进一步下降,作为公司发展方向掌舵人的地位将被威胁,在公司的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发生冲突时,创始人可能会被轻易逐出董事会。

  国际的市场和很多机构投资者在这方面已经有了新的思考与平衡,他们认为给予创始人一定的空间与机会掌舵,有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也是保护公众投资者利益的一项重要内容。 李小加说。

  对于香港是维持现状还是正在开始采取双层股权制度,李小加并未给出准确答案,但他提出了两个可能性,一方面,是允许创始人或团队有权提名董事会中的少数,如7席中的 席、9席中的4席等,并对高管任命有一定的影响力,但这一安排的关键在于,如何确立创始股东对高管任命(特别是行政总裁)的影响力,这同时需要监管者设计出精巧的制度安排,既保障创始人及团队掌舵公司的稳定性,也不会对同股同权的基本原则产生实质性冲击。

  另一方面,是让创始人或团队可以提名董事会多数董事,但股东大会可以否决创始人的提名,除此之外,所有股份同股同权。但这个制度的关键在于提名制度的纠错能力与有效期限,当其他股东与创始人在根本利益上有重大冲突时,其他股东可以通过一两次否决就收回这一特权。

2016年南宁生鲜食品上市企业
中汽协:8月份纯电动汽车销量同比翻倍
誉衡药业终止收购瑾呈集团70%股权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