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当前位置:

霸天战皇 六六七章 力不从心

2020/02/15 来源: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导读

霸天战皇 六六七章 力不从心“哼,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碰到这么奇怪的事情,不过令我感到惊讶的还是你,到了那

霸天战皇 六六七章 力不从心

“哼,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碰到这么奇怪的事情

,不过令我感到惊讶的还是你,到了那的时候,你竟然能够不顾自己的生命,不顾自己的安全,用自己的力量去对抗,你难道脑子进水了吗?”林翼有些不明白。

一个修为本身就薄弱的人,将自身的力量全部集中起来固然很强,可这强大是有一种局限性,一旦到了极限,一道突破了零界点,莫说的肉身,莫说是丹田修为,哪怕是本体的生命力量,灵魂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

这一点,难道叶凌不知道吗?

叶凌淡然一笑,他轻拍了拍林翼的肩膀,在通过那冰层磨练时,他的肉身已经强悍到了一种即便是宗门弟子也无法能够和他相比的境界,只要可以,通过努力修炼,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能够超越许向天,超越龙轻灵。

只是,他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这么做,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大小小的磨练之中,他又怎么会不知道生命的可贵之处,只是当遇到危险时,如果不这么做,他会死,死的彻底,死的毫无翻身之力,与其这样还不如放手一搏。

“你的力量已经变的很强了,现在这猎兽森林已经开启了,龙渊门内参加的人只有你和我,不管这里面有多么的危险,不管这里面有多少的妖兽,你都要跟紧我!”叶凌沉声道。

林翼点了点头,太苍天,萧门甚至是将他围在中间的宗门弟子都感觉极度的不屑,无论来的多晚,无论这三天里两家伙修炼的如何,一旦进入了猎兽森林,等同于将自身的命运都交付于天,听天由命。

“你们难不成是怕了吗?现在还不进去,要不要我送你们一程?”太苍天冷笑道。

“哼!”叶凌不屑一笑,他淡淡的眸光并没有停留在太苍天身上多久,而是转身朝向龙破云,微微恭敬的鞠了一躬,“我说过,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在进入猎兽森林后,我一定会调查清楚为何宗门弟子频频失踪的原因!”

“好,叶凌,我相信你,去吧,去实现你的价值,用你的身躯是照耀整个大地!”龙破云道。

叶凌转过身,他凝望着这光幕之中散发出来的奇异能量,没有多少的犹豫,双腿一纵时,整个身子在极强的冲击力下一次没入,在他之后,那林翼紧跟而上。

两人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他们的气息,他们的真气波动也消散于空气之中,那光幕吞噬了两人后,一道白色的光芒从中心处照耀而出,封闭了出口。

待下次出口打开,已是一月之后。

太苍天嘿嘿一笑着,他斜眼看着那略微有些担心的龙破云道:“看样子龙门主还是很担心自己的弟子啊,这也对,凭借修为和能力还是我们太苍门的弟子厉害。”

龙破云淡然道:“太苍门主,这话可能说的太,既然我将事情都交给了他,那他必然不会让我失望,一月后便会揭晓的答案,我相信他!”

太苍天大笑了起来,“哼,话可不能说的这么满,谁不知道叶凌的名声,那也是通过我给他的,要不是当初我让了他一下,任由你带走,他又怎么会有今日的成就?我看,你龙门主就太高看他了,不过就是一普通的弟子罢了。”

“得不到的始终得不到,我先走了。”龙破云不愿在这里多呆上片刻,他站起身便是朝着那帝都城的方向走了过去。

龙渊门的弟子紧跟而上,每一个弟子在经过其余宗门弟子时,那双眸之中隐隐流露出的戾气更是显现出他们内心的不服。

看着龙渊门的离开,萧云有些感觉不对,“太苍门主,你有没有感觉到叶凌这小子的气息好像和三天前不同,他的气息已经增强了许多。”

“你说什么!”太苍天显然一惊,他大步上前,凝视着这光幕,似乎在想着什么,一拳打碎了身旁的太师椅,怒道:“哼,还真是小看他了!不过即便这样他也起不了多大的火候!”

光幕之内,阴暗的通道时不时传来阵阵冷风,漆黑的道路映衬着两边墙壁如同浩瀚宇宙般神秘的蔚黑,一道道不同的气息随风飘来,那是属于帝都城宗门弟子的气息,只是这些气息有强有弱,没有半点变化。

叶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些冷风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相反还有一点莫名的舒服感,前方那一道小小的亮光放佛是一道牵引着他们的道路,他拉住身后林翼的衣服,在将真气笼罩全身时,超前冲了过去。

夜幕降临,寂静的四周偶尔有着虫鸣之声,清新略带着潮湿的空气席卷于整个森林内,松软的土地上几个人类的足迹正一步步下陷着,几根粗壮的藤蔓顺着茁壮的树木缓缓缠绕着树根。

空气中,一道撕裂的口子正逐渐的放大,紧接着一只手指冲出这一道小小的裂缝,碎裂的空间如同玻璃般掉落在地,一道身影在跨出之时,另一道身影却是撞在了树腰处,几片叶子抖落而下,落在了他的肩膀处。

叶凌谨慎的凝望着四周,他小心翼翼的靠在树旁,体内运转真气时,真气波动骤然爆发,以他为中心,沿着四周不断侵袭而去,这是一片未知的世界,这里是猎兽森林,是整个帝都城都为之胆颤的地方。

次来到这里,叶凌便感觉到了一阵奇怪的气息,这气息隐隐有些增强,似碎石都能爆发般。

只是他感觉不到这气息的来源,甚至是连它的方向走察觉不到。

可能就在几十米外,可能就在一里开外,也有可能就在他们的身旁,但四周一点点薄弱的气息甚至是他身旁所靠着的巨树都有着奇异气息的存在。

他不敢肯定,也不敢妄下推断,毕竟人生地不熟,在这里,为咬紧的就是找到附近的弟子。

“哎哟,疼疼疼,真是疼死我了,我怎么就这么倒霉,一下子撞在了这树上,不像你,好好的平安无事,啥都没有发生!”(未完待续。)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