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当前位置:

银行税点燃G20争议中美欧侧重点各不同

2019/07/12 来源: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导读

银行税点燃G20争议 中美欧侧重点各不同本报 王晓薇 北京报道6月26日-27日,第四次G20集团峰会在加拿大多伦多市举行,这是G2

银行税点燃G20争议 中美欧侧重点各不同

本报 王晓薇 北京报道

6月26日-27日,第四次G20集团峰会在加拿大多伦多市举行,这是G20机制化后的首次峰会,手握全球GDP85%的20位,能否端出成套的会议成果,令人关注。然而,会议开幕前的迹象表明,会谈成果可能远比人们希望的要小。

欧洲的银行税视角

6月22日,德国、法国和英国三国发布联合通告,宣布开始征收银行税,所得资金将用来弥补金融危机带来的成本损失。英国的银行税征收当天已经被写入了新政府的紧急预算案中,德国将在夏季向内阁提交银行税法案,法国将在秋季议会中审议此项征税,并希望可在2011年将此项税收纳入财政预算案。三国的积极态度与G20的其他成员形成了明显的分歧。在此前一天,作为东道主的加拿大在为G20峰会召开的通气会上刚刚表示,加拿大银行业在金融危机中表象良好,对其征收银行税是不必要的。日本也多次以“日本在泡沫经济时代就已经建立了完备的存款保险机制,可以提供很好的保护”为由,表示日本不太想开征银行税。澳大利亚与印度在开征银行税上也站到了反对的一方。作为银行税能否达成的关键一票,美国的态度目前比较“暧昧”。美国白宫发言人表示,美国不反对征收银行税,但是在征收内容上,美欧出现了矛盾。欧洲的银行税征收对象包括了外资银行,而这些银行很多来自美国。而美国的银行税征收也将“伤及”欧洲银行。美国拟订的银行税法案中,在按照资产负债表征税,将扣除受政府担保的低风险存款,但以欧洲银行为代表的非美银行中受政府担保的存款规模较小。因此,非美银行将比美国本土银行多上缴银行税。

除征收银行税外,在2009年匹兹堡峰会所达成的金融业该为政府的危机救助做出“公平且显着”弥补的承诺中还有一项全球性的征税要求,即征收金融交易税。很显然,在单方面推动了银行税后,欧盟将征收金融交易税也拉入了G20分歧的漩涡中。

6月23日,欧盟向G20峰会正式发出书面要求,提议在G20峰会上推出针对金融交易的全球性赋税。欧盟表示希望各国政府可以在银行税和交易税方面设立公平的立足点。

“交易税比银行税推进的难度更大,出于对本国金融业创新的保护,美国一直都在这个问题上持有坚决的反对态度。”布朗兄弟哈里曼宏观策略分析师马克·席勒表示,“欧盟在此次峰会上对推进银行税和交易税的积极态度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烟幕,只是想缓解自己在其他议题上所面临的压力。”

那么欧盟的压力到底来自何处呢?加拿大财长詹姆斯·弗莱厄蒂一语道破:“税收这些都是G20的边缘问题,我们关心的是大家能否一起就持续刺激经济达成共识。”

美国的继续刺激视角

欧洲的债务危机,已经让欧盟各成员国开始“勒紧裤带”过日子,减赤已经成为了欧盟各国的“口头禅”。面对全球经济复苏仍需刺激的局面,欧盟的“退缩”意图让美国人十分不安。

6月19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欧洲目前正在讨论如何争取迅速撤除刺激经济的财政措施,转而将焦点放在预算整顿之上。默克尔的表态也被外界理解为是对前一天奥巴马致信G20领导人,要求其仍为经济增长提供强劲需求的回绝。

随后21日,奥巴马与默克尔、西班牙首相萨帕特罗分别通话,就继续采取坚定步骤,促进经济持续复苏进行了讨论。讨论结果并不理想,在对刺激经济的表述上,默克尔用词十分谨慎。奥巴马呼吁欧盟重申为保持经济强劲增长提供政策支持。但默克尔却表示,只能支持可持续的增长而不是不惜代价地保增长。

6月23日,作为奥巴马政府金融决策核心的财长盖特纳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萨默斯在《华尔街》上联名刊登了名为《我们的峰会议程》一文,其中将协同合作、确保全球经济复苏放在了峰会的首要议程上。此前,盖特纳曾在多个场合表示,欧洲和日本的开支“非常薄弱”,暗示这些国家不应该大力缩减开支。

政府间的交流没有得到欧盟的积极响应,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开始用经济学理论试图劝解欧洲,放弃严苛的赤字削减。现在减少开支将危及经济复苏,只有经济复苏了,收入增加了才能更好地平衡债务。“在萧条时开支,在经济恢复后储蓄,理解这个有多难?”克鲁格曼说。

理解这个不难,但做到这个对仍处于债务危机阴影下的欧洲的确很难。

美国与欧盟在刺激政策上的明显分歧直接导致了G20集团在加息政策上步调不一。

当美国与欧洲正在与通缩激烈斗争之时,巴西、印度、俄罗斯却在面临6%、7.9%和6%的高通胀煎熬。加拿大、澳大利亚、巴西、印度都已经打开了加息的通道,美欧的加息成为了市场确认退出政策开始的标志。

6月23日,英国央行公布的6月会议记录显示,货币政策委员在加息问题上也出现了分歧,委员森泰斯投票支持升息25个基点。“虽然这不意味着英国央行会立刻加息,但也充分表明英国政府在减赤的压力下,货币政策也许会开始扭转。”太平洋投资管理的基金经理理查德·克里说。

就在市场对加息周期是否到来产生怀疑时,美联储利率会议声明为此定论。6月24日美联储发布会议声明,表示继续将基准利率维持在.25%的水平,同时下调了对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期。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复苏的持久性表现出了明显的担忧。美联储认为受海外因素影响,美国经济增长乏力。市场加息预期被进一步弱化,市场认为美联储早加息时间可能是在2011年的3月。

市场分析师普遍认为,在欧洲债务危机形势明朗之前,G20对退出都可能采取观望态度。

中国的秩序改革视角

除围绕退出所产生的一系列问题成为G20关注焦点之外,在此前三届G20峰会上一直承诺的国际金融组织改革也必然成为这届峰会的重要议题——特别会被中国关注。

今年4月,在巴西巴伐利亚举行的“金砖四国”峰会和新兴经济体论坛上,新兴国家对尽快实现其在国际金融组织中的作用达成了共识。“金砖四国”表示要在多伦多峰会上落实世界银行投票权的改革,在11月份举行的韩国首尔峰会上落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投票份额的改革。俄罗斯表示,他们对国际金融组织的增资必须得到相应的“实质性”的改革。

在改革国际金融组织之外,新兴国家对改革布雷顿森林体系也提出建议。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表示,俄罗斯将会在G20峰会上建议讨论创建其他储备货币。

与金砖伙伴相呼应,中国通过官方渠道表达了对G20多伦多峰会的期许。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表示,G20峰会应该继续履行大国对世界经济复苏的,通过协调沟通,巩固世界经济复苏势头。对于关系到中国利益的提高中国在国际金融组织中话语权的问题,秦刚表示希望通过峰会可以推动IMF投票权改革,在韩国首尔峰会前得到落实。同时中方希望通过峰会可以继续推动多哈回合谈判,实现多哈回合的目标,继续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不同的关注视角,强化了此次G20峰会皆大欢喜的难度。在这些难题后面,是后危机时代各主要经济体不同的经济表现,这将使G20的活力面临挑战。

有赞微商城入驻要求
免费三级分销系统
北京外国语大学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