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当前位置:

晓荷梦阿毛不哭征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导读

一  阿毛出生的时候只有四斤半,险些让爷爷扔到后山去了。  爷爷用这话吓唬过阿毛,所以阿毛从小都很乖。  后山脚下全是麻地,麻地中间都有个坑

一  阿毛出生的时候只有四斤半,险些让爷爷扔到后山去了。  爷爷用这话吓唬过阿毛,所以阿毛从小都很乖。  后山脚下全是麻地,麻地中间都有个坑。每年剥麻结束之后,光秃秃的麻地需要一些土来平整覆盖,时间一长,那些取土的地方就形成一个坑,也就是人们通常说得:麻土凼。  麻土凼每年都提供麻土,所以这坑是越挖越深,快到一人深了,小孩要是掉了进去,需要拉拽坑边的杂草努力地攀爬才能上去。到底是取土的地方,所以不管挖多深,下面都是土,软软的,踩在上面像是荡秋千,飘乎乎的,这样一来,小孩子即便知道跳下去上来很费力,还是喜欢往下蹦,有时是一个人,有时是一伙人。  麻土凼里流传过很多恐怖的传说,说那里面扔过很多小孩,孩子养多了,要是前九天没活下来,多半也就到那儿去了。还有老想生男孩偏偏生丫头的,也是见不到一两个日头,就到那儿报到的。  不过,阿毛可没见过那样的场景。阿毛的眼里,只有白花花的云彩,绿油油的青山,山上是望不到头的树木,山下是齐刷刷的麻地。  当然,还有时不时冒出来的山风,夹着轻微的哨子响,却也能把整个世界吹拂得起起伏伏,阿毛总是想到村口小河里微风吹过的河面。  村口有河,山边有溪。溪水刚刚没过脚背,脚背上几根乌青的经脉纵横交叉着。阿毛时常发愣,怎么脚背上是这种颜色的,会不会有病啊,于是,他也偷偷地瞥一下同样在淌溪水的巧姐的脚背,发现她的脚背雪白雪白的,一点杂色都没有。  阿毛郁闷了好久。  不过终归是孩子,他更多的精力还是放在了鹅卵石上面,用脚底磨,用脚趾丫蹭,有时趁巧姐不注意,用脚掌使劲地跺一下溪水,顿时,水花四溅,巧姐像淋了一场雨,脸上和身上都是水滴,像一颗颗晶莹的珍珠。  巧姐气得翘起了嘴,能挂个油瓶,阿毛看着那个尖尖的小嘴,有些恍惚,忘记了脚背上乌青的脚筋了。    二  天上的云彩从东流到西,路边的草木从绿化成黄,阿毛的嗓子越来越变哑,巧姐的歌声越来越脆亮。  阿毛在放牛的空闲喜欢在山上乱窜,也会和那几个小伙伴捉迷藏。在山上捉迷藏是没有意义的,只要想躲,谁都找不到:梨子树的枝叶那么茂密,蟋蟀坑的杂草那么严实,还有这个山石像张立起来的桌子,那个山洞谁知道有多深,到哪儿藏一个人,不是孙猴子的火眼金睛是找不到的。捉迷藏的结果就是,站在原地不动,拢起双手围在嘴边,呼唤着对方的名字,一开始声音清脆,没有呼应,直到,声音渐渐成了哭腔,然后人就从不同的地方冒出来了,树叶和青草盖得浑身都是,只剩下两只忽闪忽闪的眼睛还有一脸得意的神情。  跑累了,人倦了,鸟儿也不再扑腾了,圆乎乎的太阳在天上也挂不住了,像是谁的手在出力,慢慢地把它往下拽,拽着拽着,就要被山头切成两半,直接就躲到山后了。  那几头牛,头对着头,一边啃草一边交流,离得越来越近,一点没有回家的意思。还有割牛草的巧姐筐子里也堆满了,也不愿意先回去,大家似乎不约而同地来到了那个的麻土凼,顺着坑的边缘靠着在那儿讲故事,阿毛平时从爷爷那儿听到不少,也就在这个地方转给巧姐他们听,不过,阿毛终究不是爷爷,故事一点儿都讲不好,讲到后期讲不下去,就只能说,我回家问爷爷,明天给大家接上。  阿宝、军子很失望,索性就睡在坑底,双头抱着头,用手臂做枕头,嘴里塞个荒草棒,一会儿用嘴唇移到左边,一会儿移到右边。只有巧姐耐不住,老是推搡着阿毛,让他继续,阿毛哭丧着着脸,说我实在记不得了,打死我也不行啊!  那你不能编?  不能瞎编的,岳飞和孙悟空都是真人,我要是编的话,他们的后代知道了会揍我哈!  那我们不说,他们怎么能知道?巧姐就是聪明!  不知道我也不能瞎编。阿毛一直就是个老实的孩子。  阿宝和军子睡着了,阿宝和军子睡醒了。他们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看着还在争论的阿毛和巧姐:你们在干嘛?  阿毛讲故事的本事一下子就跑到天外去了,秃噜着嘴巴,没干嘛!  干嘛关你们什么事!巧姐眼一翻,头往后一扬,模样很凶,阿宝和军子也就没说什么。  那我们四个人打扑克,刚好。  没有人反对。    三  麻土凼的名声向来不好,不光听说那个地方扔过小孩。  阿毛问爷爷,以前扔过小孩吗?  爷爷说,你看见过吗?你没看见就不能算的。  那是大人用来吓唬小孩子的。你看我们村的男孩子哪个不是长得欢欢实实的,哪有从小养不活的?还有丫头,哪个辫子没有牛尾巴那么粗,干起活来像头小母牛,谁舍得扔啊!  还有,爷爷继续慢腾腾地说,我们这个村子原来没有人家的,都是从各个地方搬来的,才来的时候,只有三家,现在都几百家了。这山,这树,再养了几千人都没有问题的,好地方啊!  阿毛相信爷爷,也相信自己的眼睛,村里到处都是男孩和女孩,哪有扔到麻土凼里的呢?  不过,还有话,阿毛不敢问爷爷,阿毛在心里憋得很辛苦。  阿毛总是听大一些的孩子们说麻土凼经常能看见年轻的男女,然后人们在骂人的时候会说,你是麻土凼里养出来的。孩子们都不知道不是好话,于是也用同样的话回击。  这样的争吵一代传一代,一边吵一边还是在麻土凼里打扑克、讲故事,稀释着各自的童年。  麻土凼里可能会发生一些村里的小爱情,山洞里也会发生一些小爱情。既然一定会有那样的小爱情发生,在什么地方又有个什么区别。  阿毛有一次和军子几个壮了很大的胆子钻进了半山上的山洞,发现里面真有瓜子壳儿,还有平整的大石板,石板很光滑,躺在上面,一股股凉气一下子钻到全身,舒服死了。  那次,巧姐也在。  稍微大一点的军子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似的,一惊一乍的,这儿有烟头!  阿宝说,烟头有什么好奇的?  那儿还有一个鞋垫,军子一脸得意。  阿毛顺着军子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在石板的边上有一双鞋垫,上面用红线绣了两只肥嘟嘟的鸭子,嘴对着嘴。  那是鸳鸯!巧姐纠正了阿毛的错误。纠正过后,脸上红扑扑的。  军子说,对了,那叫鸳鸯,他俩在谈恋爱!巧姐和阿毛你们俩就做鸳鸯吧,说完之后做了个大大的鬼脸,立刻往外跑,因为巧姐已经捡起了石头。  从山洞到山脚下没有路,只有数不尽的小石块,军子在前,阿毛几个在后,顺着石子往下滑。顿时,满山的石子哗哗作响,惊动了山林里的鸟儿,一阵阵鸟儿纷纷从树枝上扑着翅膀向天上飞去,快把天都遮满了。    四  后山的小竹林变成了毛竹林,里面的竹笋一茬又一茬,长得飞快。  山坡上的玉米每过一段时间就会长出白白的胡子,然后就挤出明晃晃的玉米棒。  阿毛和巧姐就像后山的竹笋和路边上的玉米,飞快地蜕皮、发芽,从小小的衣服里往外挤,一年一套,终于可以穿哥哥姐姐们的衣服了,站在那儿比他们的爸妈都高。  军子都说好媳妇了,村子里的毛丫,比军子还大三岁,军子妈说,女大三,抱金砖。军子和阿毛在一块玩的时候,经常把脚拿出来,里面露出了大红的鞋垫,鞋垫上也有两只肥嘟嘟的鸭子。  阿宝到外面打工了,他说他不想回来了,听磁带上成天唱,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他想知道,什么叫精彩。  阿毛守着爷爷,爷爷守着阿毛。一道守在一起的还有那三件破旧的土坯堆起来的房子,爷爷睡着东边的床上,阿毛睡着西边的床上。夜里,爷爷经常咳嗽。爷爷一咳嗽,阿毛就会起来给爷爷端杯水,爷爷接过水杯一边喝水,一边抽烟,还问阿毛想不想听小时候没讲完的故事。  阿毛不想听了。因为爷爷讲的那几个故事,他们后来从镇上书店里租来的小人书里全部知道了。村里的小孩都知道岳飞是好人,秦桧是坏蛋,诸葛亮是神仙,贾宝玉身边有好多好看的姑娘,却当了和尚。  阿毛不言语,爷爷就找阿毛感兴趣的话问阿毛。他问阿毛,想像军子那样说个媳妇吗?  阿毛说不想,阿毛说就这样和爷爷过,爷爷不是一个人过的吗,我也一个人过。  爷爷说,傻子,爷爷一个人过怎么会有阿毛呢?奶奶早死了,爷爷才是一个人的。  阿毛都十七八岁了,却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的。以前问的时候,爷爷总是说,阿毛不是从石头里蹦来的,阿毛知道太多不好,阿毛不做苦孩子,要做快活一辈子的孩子。  可阿毛大了,爷爷要告诉阿毛了。  爷爷以前念过私塾,是村子的识字的人,被人叫做先生的。奶奶也是地主家的小姐,还是从城里嫁过来的,可是嫁到山里生下了阿毛爹后生病了,一个村子的人抬着去县城看医生在半路上就死了。  爷爷再也没有找别的奶奶了,就好好地拉扯阿毛爹,教他干活、识字。阿毛爹长得就和阿毛一样,像春天的翠竹,笔直笔直的,走到哪儿都有一帮人围着,有男有女,也有阿毛妈妈,后来还有了阿毛。  那是谣传地震的那一年吧!爷爷一边说一边作努力回忆的样子。村子里的人心惶惶,晚上不敢在家睡,外面的人更慌张,到处躲地震,有的还躲到山里来了。他们说山里就是茅草屋,就是震倒了,也砸不死人。  地震没来,事情却出了。一户外县躲地震的也不知怎么就躲到村里来了,一家四口,一对夫妻,一个老人还有一个小孩,就在村口搭这个窝棚,和大伙儿一道,数着日子。结果地震没等到,那个老人却病死了,就在村口的担架上,那活着的三个人齐刷刷地跪在那儿,前面是精壮的村民挡住去路,不让他们进村。  山里人有个规矩,死人是不许进村的,本村人也不行,别说外村人。  那个儿子声泪俱下,哪怕不是自己的家,老人也该回家一趟,要不然老人以后的魂魄就散了。  爷爷去了。看着这些后生,这些他一个个教字的孩子现在都张大成人了。守着规矩也没有什么不对,可看人家这么可怜,那些个规矩又算个什么呢?人死了,还有个什么啊!规矩能带到土里,我教你们认字的时候,你们怎么就不懂道理啊!  后生们纷纷往后退,先生说话是顶用的,爷爷不是先生,却教出了一个村子里的孩子,一分钱都要过人家的。  和爷爷同辈的人站出来了。你让进村也行,可是这个坟头都是有名姓的,他不是我们这儿的人,他葬哪儿?  爷爷说,葬我家还不行!不是我家的人,我认这小伙子做干儿子,他不就是我们家人?  那个老人葬在阿毛家的坟地里,靠阿毛奶奶的坟头很近,每次爷爷带阿毛上坟的时候,也会顺道往那个坟上烧张纸。  阿毛爹却死了,是肺结核,和死去的老人是一个病。村里人说,爷爷读了那么多书,坏了规矩,害了自家儿子。阿毛娘和爷爷吵,爷爷说一码归一码。阿毛娘气得跑了,到今天都没回来。  爷爷说,总不能看着人家抛尸荒野啊!看起来在向阿毛说,更像是自言自语。  阿毛没说什么,偌大的土坯房里只看见爷爷一闪一闪的烟头的光芒。  阿毛觉得爷爷是对的,更加敬爱爷爷了。    五  阿毛还觉得,爷爷很坚强,这么多苦,这么多难都经过了,爷爷却还能整体乐呵呵的。  爷爷知道阿毛的心思,对阿毛说,你要是想和巧姐好,就跟她说。哪有姑娘家开口的,这事爷爷可帮不了你啊!  阿毛说,我拿什么和巧姐说啊!  阿毛说得是实情,巧姐再也不是那个疯疯傻傻的野丫头了,出落得像才捞出来的水葱,水都往下滴,还有那会飞的眼睛,随便往哪儿一站,就能钻大人心里。四方八邻的人都把门槛都磨平了,听说晚上睡觉都不得安稳,稍不注意,窗底下就有外村的小青年在晃荡。  她就是不站在阿毛跟前,都能钻进阿毛心里,不!应该说,她早住进了阿毛的心里。  可,可,可……  阿毛除了爷爷之外,什么都没有。庄稼种的是好,稻田清理的是干净,可只能对付两张嘴啊,这几年,打工的打工,经商的经商,村子富起来了,楼房多起来了,阿毛口袋瘪得像张纸,拿什么给巧姐过好日子?就是巧姐愿意,阿毛也很心疼,他可不愿意巧姐过自己的日子。  巧姐的闺房紧闭,许多人都泄气了。巧姐爹妈也知道巧姐心思,可巧姐爹说得好啊,我嫁姑娘不能自己找上门哈,人家不提亲,我们能怎样?也许人家还看不上啊!  他要是看不上我,我就掐死他!巧姐一下子说漏了嘴,能看出,她说得是心里话,脸红到了耳朵边。  站住!阿毛身后传来了巧姐严厉的声音,阿毛站住了,回过了头。  我要嫁人了,城里的,在厂里上班,每月都有工资,我嫁过去也有工作,然后也有工资!  哦!阿毛的心里像打翻了油瓶,此刻,他想跑到后山,好好地哭一场,但是,脸上却冷冰冰的。  那好啊!阿毛说完之后,还是没忍住,到底变了声音。  巧姐一步就跨到阿毛跟前,伸出自己的右手,一把抓住了阿毛的胸口,狠狠地抓了下去,阿毛一动不动,胸口不疼,心里很痛。  我明天就到你家提亲,实在不行,就赖你家了。巧姐笑了,脸上道道泪痕。 共 574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畸形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治疗癫痫去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