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风电补贴调整之辩解决弃风限电是调价前提

2018-10-30 12:26:23

风电补贴调整之辩 解决弃风限电是调价前提?

SMM讯:近期,欧洲10家大型能源公司的CEO联合召开发布会,呼吁政策制定者结束对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补贴。而近段时间以来,国家发改委也在酝酿下调中国风电的上补贴电价。

当时制定风电上标杆电价时就明确,每隔一段时间对风电上电价进行一次评估,之后根据实际发展情况进行适当调整。一位政府部门人士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风电电价是否调整仍无定论。

谈及调价,反对者众多,支持者亦有之。无论如何,价格调整都将成为一把双刃剑,影响我国风电产业的发展。

反对方:解决弃风限电是调价前提

据行业人士透露,目前发改委考虑下调风电上电价的原因有二:一是风电行业技术进步、风电机组设备价格明显下降;二是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缺口较大。

对于风电运营商而言,下调风电上电价并不是简单意味着少收三五斗,而是直接削减企业利润,并对企业的现金流以及项目进程产生不利影响。

一家风电企业负责人给算了一笔账:以一个5万千瓦的风场为例,如果该风场平均利用小时数为2000小时,其年发电量则为1亿千瓦时。假定全国风电上电价每度下调5分,那么该风场因电价政策变化而损失的收益为500万元。

一个小风场减少的收益就这么多,公司那么多项目,其总体损失可想而知。上述负责人说。

另一家风电企业的一位高级工程师更是表达了对项目开发的担忧。电价太敏感了,调价政策对一些处于盈亏边缘的风电项目影响较大,尤其是低风速和高海拔风电项目。他说,现在南方低风速地区的电价基本为0.61元/度,国家即使只下调1分钱/度,项目的财务评价都可能没法通过。

对于电价下调方案,华能、华电、中节能、河北建投、中国风电集团等主要的风力发电企业基本都持反对态度。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目前风电电价还不具备下调的基础,相比2009 年推出风电电价时而言,目前我国风电产业整个盈利能力下降明显,主要的原因就是风电场弃风限电给企业造成了严重损失。

如果此时贸然调整电价,将产生如下后果:一是电价的下调将导致产业资金链更加紧张,并摧毁开发商们本已徘徊在盈亏边缘的风电业务,进而拖垮上游设备制造企业;另一方面,下调电价将严重挫伤企业开发风电的积极性,阻碍风电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无法确保我国制定的有关能源结构调整优化的目标和任务如期实现。秦海岩说。

支持方:调价促进产业洗牌

历史地看,风电发电成本呈下降的态势,风电电价的补贴水平也必然逐渐降低,电价补贴政策的终目标是让风电价格与常规能源价格相比具有市场竞争力。一位风电行业人士告诉,此次价格如果下调,其影响并非完全负面,它可以促进产业洗牌,并适当调整我国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步伐。

以国外为例,德国2012年修正了《可再生能源法》。新法规中陆上风电电价并未下调,陆上风电固定电价的起始电价为0.0893欧元/kWh,基础电价为0.0487欧元/kWh。从2012年起,每年新项目的电价在前一年基础上下降1.5%,而修改前的电价年均降幅为1%。此外,新法案还提高了海上风电的电价水平,修改前海上风电的起始电价为0.13欧元/kWh,修改后新海上风电的起始电价为0.15欧元/kWh,此电价维持12年;或企业也可以选择起始电价0.19欧元/kWh,此电价维持8年。之后电价降为基础电价0.035欧元/kWh,每年开发的新项目电价在前一年基础上下降7%。评论认为,此次法案的修改有效提升了德国风能产业的利润空间,推动了风电市场的强劲发展。

欧洲风电的发展给了我们很多启示。一位风电企业负责人表示,调价虽然短期内会对企业盈利能力造成影响,但长远看来,将提高风电运营企业的准入门槛。随便装几台风机就能发电盈利,这对风电行业不是好事。有综合实力的风电企业会适应当前新的政策环境,小的企业则要被淘汰。

完善电价调整机制

尊重产业发展实际更重要

对于风电电价调整,秦海岩认为,首先需解决弃风限电等老大难问题,其次需要将风能资源、工程建设投资以及并情况考虑进去,科学测算项目成本,再设计一套系统、细化的风电电价标准。

目前谈风电电价调整都是谈降价,对于中东部一些风资源不好、且补贴力度低于三北的地区,地形复杂的南方低风速地区,以及西藏等条件复杂的高海拔地区,政府部门是不是也可以考虑适当提高当地的上电价?一位企业负责人说。

风电上电价调整的过程实际上也是风电发展补贴调整的过程。一位行业专家告诉,如何制定科学的电价调整机制是摆在政府部门面前的一道难题,不应为了调整而调整。

在发展可再生能源方面,目前许多国家都有一套自己的办法。比如德国实施发展总量与上电价下降速度相关联的制度,意大利采用补贴资金封顶的制度。

对此,国务院研究室综合经济司副司长范必明确表示,我国应建立单位补贴额度逐年降低的机制。

建议对风能、太阳能发电普遍推行招标定价的方式,不再搞高成本高补贴的成本定价。而是通过竞争确定项目开发业主和发现价格,从而形成每千瓦时补贴额度逐年、逐批次降低的机制,使现有的补贴资金补贴尽可能多的电量,促进可再生能源上价格尽快达到常规电力的水平。范必说。

候车亭灯箱
大型雨棚厂家
阻燃PC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